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科研动态 > 科研动态

天眼故乡的天文课

admin2024-04-29天文科普人已围观

简介上课前两天,沉卓悦还在微信群里和朋友讨论教学PPT。 今年1月底,这群18、19岁的男孩收到了春季学期为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初中生在线天文科普课的邀请。 邀请函由清

上课前两天,沉卓悦还在微信群里和朋友讨论教学PPT。 今年1月底,这群18、19岁的男孩收到了春季学期为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初中生在线天文科普课的邀请。

邀请函由清华大学天文学会创始人李文雄发出。 他在天文学圈摸爬滚打了十多年,一直希望把流行的天文学课程带给西方的孩子们。 2021年4月,本报发表《“天眼”改变县中学》,讲述了平塘县开展天文科普教育的故事,大型射电望远镜(FAST,又称“中国天眼”)落户平塘县。天眼”)位于。 这份报告为李文雄提供了丰富的背景资料。 他与清华大学天文学会的同学商量去当地讲授天文科普的事情,大家一拍即合。

对于这群天文爱好者和天文专业人士来说,“天眼”的故乡就像天文界的一处“圣地”。 大家都希望能亲眼见到FAST,为那里的孩子们做点事。

FAST和天文科普汇聚了一群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年龄、不同教育背景的年轻人。

初始点

李文雄刚刚在贵州呆了一周,努力寻找合作伙伴,扩大接下来天文科普活动的覆盖范围。 在贵州紧张的行程和潮湿的空气中,背痛时常困扰着他。 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博士学位。 2020年赴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从事博士后工作。 当地局势不稳定。 有一次,他在匆忙躲避一枚火箭时,不小心拉伤了肌肉,从此再也没有完全康复。

去年8月,清华大学天文学会和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启明研究院组成的团队首次来到平塘县,在通州镇通州中学举办天文科普活动。

暑假期间,中学校园热闹非凡。 启明学院常务副院长杜浩带着一群高中生志愿者如期抵达。 原本计划由六七名天文学会成员负责教学,但由于疫情原因,最终到达现场的只有两人。

天文科普课程的教学任务几乎全部落在了杨伟南身上。 这位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博士生是一位天文科普者。 他12岁就对天文学产生了兴趣,上大学后,在清华附中上地分校任教,孩子上了三年天文科普课。

那次夏令营只给杨伟南留下了模糊的印象。 原本由几个人负责的课程,他必须一个人完成。 一下课,他就开始改PPT和教案,忙到夜里两三点。

孩子们最期待的就是天文观测,但那几天经常是阴天。 一天晚上,这是难得的晴天。 杨伟南赶紧组织大家搬出望远镜,抓紧时间观察。

对于杨伟南来说,这只是一次例行的夜间观察。 他带领孩子们先观察行星,然后观察深空天体。 他记得那天晚上他观察到了武仙球状星团M13。 它是一个深空天体,肉眼看来只是微弱恒星的点——它是一个由30万颗恒星组成的星团。

对于孩子来说,晚上观察星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原计划是晚上八九点钟去观察,但直到晚上十点钟,仍有两个孩子不愿离开。

夏令营刚开始的时候,这些初中生都很害羞。 杜浩带领的志愿者来自北京一所著名的第四中学。 他们离开熟悉的城市,第一次来到贵州乡村。 宿舍里的蚊子和八月炎热的天气让他们很不舒服。 但随着“水火箭发射”、夜间观察等有趣的活动越来越多,孩子们相处得越来越融洽。 杜浩回忆道:“参加的孩子们都很兴奋,眼睛都亮了。”

闭幕式上,夏令营的孩子们用贵州话排练的话剧《伽利略》,让本次天文活动增添了浓浓的乡土气息。 离开时,一位年轻志愿者留下了祝福:“请坚信,也许再过20年、30年,你们中间就会涌现出实现民族复兴伟业的杰出科学家和建设者。”

前进

夏季赛季结束后,球队继续前行。

去年秋季学期获得相对充足的经费后,他们采用了“高配置”:给参加夏令营的40多名孩子邮寄实验包,聘请专门的老师远程教授实验课,只保留两个天文课。 天文学只是整个科学版图的一小部分,他们希望孩子们能够接受更完整的科学教育。

2022年初的寒假,他们没钱,就自己“上阵”,天文协会的几位骨干各教一堂课。 县教育局负责组织。 来自全县20多所中小学的32名老师坐在会议室里埋头做笔记。

教学人员希望充分利用有限的教学时间,这也意味着:密集的知识点就像炮弹一样,在没有太多基础的情况下接二连三地击中观众。

培训期间,队员们进行了调查。 填写调查问卷的教师中,40%没有任何天文相关经验,且科目多样。

培训后调查的结果有点令人沮丧:只有三分之一的老师表示他们理解了这些精心准备的课程的60%以上,只有两名老师表示他们理解了80%以上。

第一天晚上的交流中,很多老师反映知识点太多,跟不上。 随后,所有课程的讲师都对内容进行了调整,但没想到还是给观众带来了太多的知识点。

随后,支教团队邀请了具有10年以上天文科普经验的中小学教师上三堂示范课。 听完这些课后,队员们恍然大悟:在演示课上,老师讲的知识点不多,但却很有趣,观众也很感兴趣。

在随后的总结中,队员们反思:我们希望的是传授基础、完整、准确的知识,帮助老师更好地开展科普活动,以授人以渔的理念,以授人以渔的知识。教师期望的是更实用的、能运用到实际教学情境中的天文科普知识。

看来,要真正为贵州师生普及天文科普,仅靠专业知识是不够的。

前进的道路

队伍中的教学成员不断更换,更像是接力赛。

今年年初,李文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结识了沉卓跃和他的伙伴们。 这群十八、十九岁的小伙子虽然年纪不大,但个个都是“老天文爱好者”。 沉卓跃和伙伴们在一场搭建游戏中“修复”了美国阿雷西博望远镜。 在FAST诞生之前,阿雷西博望远镜是世界上最大的单孔径射电望远镜。 2020年底,因年久失修倒塌。 沉卓跃等人“重建”阿雷西博望远镜的视频在B站疯传,也让李文雄瞄准了这群天文界的后起之秀。

听到自己在天眼家乡教孩子们,沉卓悦非常高兴:“可能是因为我热爱天文学,所以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它、喜欢它。”

接过接力棒,沉卓跃有些紧张。 他五六岁时就对天文学产生了兴趣,做过许多天文科普活动。 但这一次不同。 平塘县所有初中均可参加该课程。 他从来没有给这么多人上课。

如今,参与或希望参与这个项目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遍布全国各地,也有一些在国外。 FAST和天文科普将他们与贵州平塘这座小城联系起来。

对于清华学子来说,去“天眼”故里讲授天文有着特殊的意义:“天眼之父”南仁东是清华大学1963届校友。 这位资深天文学家从1990年代就主张建造大型射电望远镜,直到2016年“天眼”建成。次年9月,南仁东因病去世。 为FAST的家乡做点事,也算是继承了这位师兄的遗志。

但对于这支天文科普团队来说,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清华大学天文学会曾两次因“后继无人”而被关闭。 杨伟南认为,天文科普可以持续下去,因为这群学生恰好非常热情,愿意投入精力。 科普路上的另一个困难是经费:科学实验套餐、路费、食宿等,都阻碍了他们的积极性。

对于平塘县的普通教师来说,开展天文科普并不是一条容易的路。 通州中学物理老师陈力必是平塘县最早开展天文科普活动的教师之一。 他说,他平时要上两节物理课,时间有限。 今年,两个班都要参加中考,他能在天文社待的时间就更少了。

无论前方的路如何,他们都已经出发了。 一位FAST常驻科学家曾向陈立碧表达了真诚的愿望:贵州未来可以培养本地天文学家为FAST服务。

很赞哦! ()